回到主页

不如,从产品再向原产地走近一步

以寻找项目为主,是当前部分企业为了达成可持续发展或是精准扶贫目标,普遍采用的方式。

这种方式一般的操作是:企业从外部开始「选择」或是「设计」一个项目,通过整合、匹配嫁接在自身原本的商业战略中,并在过程中做到为员工、消费者、利益相关方充分赋权,促进实践能够为企业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不可否认,这种项目制有灵活、易于协调与控制等的显著优势。但我们在无数实践里洞见到,还存在一种更为基础和扎实的思维与路径 :从关注自身产品的原材料开始。

///

我们都知道优质的产品,是企业的立足之本,也是与消费和合作伙伴建立稳定关系的基础。如果从产品原材料开始做到可持续元素的融入,对于企业来说不仅代表着进入门槛较低,而且也能保证每个环节与企业战略天然、无缝融合

而产品原材料中,最普遍也最被广泛使用的可以算得上农产品。但宏观上,我国的整体农业环境并不理想,其中与农业息息相关的三大基础元素:空气、水源和耕地,正在面临种种无法回避的问题:

空气

2016 年,全国 338 个城市发生重度污染有 2464 天次、严重污染达到 784 天,以 PM2.5 为首要污染物的天数占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的 80.3%。

细颗粒物(PM2.5)悬浮于空气中,通过对作物光合作用与呼吸作用的影响,变化作物的生理状态,最终使农作物产量下降。而细颗粒物对于农作物大棚温度与湿度的影响,也会增加农作物病害的几率。

水源

2016 年,全国七大流域水质均有不同程度的污染。污染源中铅、汞、铬、镉、类金属砷 5 种重金属含量位居前列。

作为食物链中初级生产者的农作物,过量的重金属会在其根、茎、叶中堆积,作物生理功能紊乱,不仅影响正常生长与发育,还会通过地球的理化循环,对大气、土壤、生物等造成连环影响。

土壤

2015 年,全国耕地平均质量评价中,一等至三等的耕地仅占总面积的 27.1%,(一等地代表耕地质量最好),四等至六等占 45.1%,七等至十等占 27.8%。影响耕地退化主要原因有水土流失、荒漠化、土壤污染等。

我国土壤污染严重,仅化肥(尤其是氮肥)施用量就已超过世界 225kg/hm2 的警戒线近 1 倍。其直接造成的后果之一是土壤酸化,而酸性土壤是被认为农作物生长不良甚至减产的重要原因。

///

前段时间,我们受托于全球化妆品零售权威企业深入云南进行有机农业的相关调研。在那里我们看到更多报告数据之外的,农民群体对于农业环境的真实态度,以及企业参与其中存在的难点:

小农经济思想占主导

「你们是要固定收购我们的果子吗?你们可不能拖欠工钱啊!」

农民群体更侧重「农产品」是否能够赚钱,企业是否能帮助他们带来实际可见的经济收入,因此土地充当着利益工具的角色,农民群体主动保护土地的意识较弱。如果企业单纯帮助其进行销售渠道的拓展,在无其他能力或者资源的帮助下,他们认为只要提高产量就能获得可观的收入,而促进增收就是频繁多次地使用农药,造成农业环境的恶化循环。

契约精神较弱

「我们看哪个老板给钱多我们就给哪个,哪有什么协议、报价?」

对于农民群体来说,人情和价格的吸引胜于契约的约束,最直观的反映是比起来自外界企业对于农业生产的科学建议,他们更相信同村村民获得成功的途径。徜若企业意愿赋能种植,但却无法扎根村民生活,从情感上取得竞争力,那合约对于农民群体来说只是一张简单的「白纸黑字」,且在实际操作中存在很多农民群体最终毁约,为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的真实案例。

知识储备有限

「你们能帮我们做点宣传吗?我们没技术也没本事实在太穷了。」

因为自身素质的限制,加之与外界缺少联系,他们对于如何改良产品与种植,扩展产品销量的知识储备较少。假设企业一味地对接资源,但无法解决「授之以渔」的问题,当资源撤下产生的反弹效应会使得企业品牌需要承担无法预估的风险。

△很多农民群体仍在通过传统的集市贩卖农产品

自然限制叠加人文困境,企业要从头关注原产地农业,可以遵循的思考逻辑是什么?

///

或许总结起来不过是:帮助农民群体从源头进行农业改造,期间探索员工、消费者、利益相关方的接入方案,同时对农田进行跟踪,最终形成可持续、稳定的原料合作但实际操作却可以演变出不同的模式:

关键词 :本地化策略、共同发展

主打进口对于很多外资企业来说是一种惯用的商业策略,但雀巢却坚持执行本地化策略。从长期驻扎产品原材料社区开始,雀巢将自身的先进技术和科学种植的理念传授给农民群体,通过签订长期供应合同,结合市场需求为农民群体提供透明和有竞争力的收购价格,帮助农民群体获得新生计。

△雀巢咖啡专家邬特先生,驻扎云南十余年

最终,当地农民群体的生产水平不仅提高,甚至还赢得国际竞争力,从而生活水平得到了质的改善。雀巢也因此引导原料区域生产向规模化、现代化、标准化方向发展,实现原料新鲜、安全与稳定的来源。

关键词:源头控制、全链条体系

从源头控制产品品质,也是夯实产品质量的另一种方式。安利在全球数个自有农场中,均采用有机耕作的方式运作,通过对土壤的养护等改进措施,比如在中国通过三年时间对中草药原料产地实施休耕、轮作和绿肥种植,逐步恢复土地肥力;建立了安全顺畅的排水体系,同时对周边的湿地进行生态治理,从而保障原料的高品质。

△安利会对原材料种植全程进行监管

在自营有机农场的基础上,安利也在全球范围内严格认证非自有农场种植部分植物。最终,安利不仅能持续自主完善产品质量,还在质量体系、供应商管理、来料检验、生产过程控制、客户服务等各个环节促成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和监督。

关键词:原产地扶持、精准扶贫

如今,精准扶贫进入了第 5 个年头,成效显著的同时仍存在部分单纯捐钱或者匹配资源的模式。而一位来自台湾的林爸扎根在内陆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全球最适宜种植油橄榄的地区之一的凉山州冕宁县,从源头种植油橄榄开始经营,生产真正新鲜、健康的特级初榨橄榄油。

△林爸(左二)与当地农民谈土地承包

为了能让当地农民群体通过种植油橄榄树脱贫致富,林爸采用新式的土地流转模式,利用分红收益、就业支持、最低生活保障等具体措施提高农民群体生活水平。而最终所生产的木都哈尼特级初榨橄榄油,不仅成为了第一款有中国民族文化特色的橄榄油,还获得全球最大规模的橄榄油大奖赛的金牌,实现了打造饮食健康与精准扶贫的企业宗旨。

///

我们从这些成功的经验中不难发现,发展推进到最后,关键已经不再只是关注原材料,而是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整个过程

所以,如果重新定义企业达成可持续发展或是精准扶贫目标,不忘初心,从产品原材料一点点开始,毫无疑问是每家企业都能轻松进入,且真正可持续的模式和思维。

*本文部分图片与数据来自《2016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2016中国国土资源公报》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